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最新资讯

湖南首富,重回正轨

时间:11-30 来源: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:41

湖南首富,重回正轨

文| 老鱼儿编辑|杨旭然很少有人的经历能像爱尔眼科创始人、董事长陈邦这样富有戏剧性。他做过军人,卖过椰汁,搞过地产,建过公园。他历经过27岁身家过亿,开着最好的奔驰,住在五星级酒店;也遭遇过30岁一无所有,出门只能挤公交车,和几个人挤一间房。他吃过眼科的大亏,行业生涯一度断送。当他再次走上这条赛道,从此就攀上了人生巅峰,再也没有下来过。最新公布的胡润百富中,爱尔眼科创始人、董事长陈邦蝉联了湖南首富。排在他后面的有蓝思科技周群飞这样的中国女首富,更有曾经的中国首富梁稳根这样的老牌企业家。与之相对应的是2023年10月26日,爱尔眼科发布了2023年第三季度报告,保持了惯有的成长。2023年前三季度,爱尔眼科营业收入达到了160.47亿元,同比增长22.95%,逼近2022年全年161.1亿元的营业收入;2023年前三季度的净利润为31.81亿元,同比增幅34.97%,超过了2022年全年的25.24亿元。这几乎可以意味着,爱尔眼科今年将继续保持上市以来稳定增长的状态。身为湖南最成功的企业家之一,陈邦尝尽了大起大落的辛酸,也在享受历经磨砺而来的那份荣耀。他并没有骄傲,在纠纷中宣布“全面拥抱社会监督”,他甚至有些忧虑,只给爱尔眼科过去19年的发展打了70分。而这,也只是这位湖南首富传奇人生的一部分。01 眼科之王中国眼科的市场有多大,很多数据都可以看出端倪。根据国家卫健委公布的2020年全国儿童青少年近视调查结果显示:2020年,我国儿童青少年总体近视率为52.7%。2020年总体近视率较2019年(50.2%)上升了2.5个百分点;其中6岁儿童为14.3%,小学生为35.6%,初中生为71.1%,高中生为80.5%;2020年各地6岁儿童近视率均超过9%,最高可达19.1%;其中近10%近视学生为高度近视,而且占比随年级升高而增长;在幼儿园6岁儿童中有,1.5%为高度近视,高中阶段达到了17.6%。整体上看,我国近视人群出现高发化、低龄化、高度化的特征,形势严峻。老年人也是眼病发病的密集人群。据中华医学会眼科学分会统计,我国60岁至89岁人群白内障发病率是80%,而90岁以上人群白内障发病率达到90%以上。《中华人民共和国2022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》数据则显示:截至2022年底,我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已从2000年的1.26亿人增加到了2.80亿人。保守估计,白内障患者有2.24亿人。由于普遍预计2050年我国老年人口将达4亿以上,这样意味着未来白内障患者人数可能增长至3.2亿人以上。此外,人口老龄化带来的糖尿病视网膜病变等年龄相关性眼病将持续增长,老花眼相关治疗需求也将逐步提升。未来,眼科市场的规模体量,可能会以万亿作为计量。就像陈邦曾判断的:“我们这代人,看不到眼科的天花板。”这可能解释了爱尔眼科源源不断攀升的业绩动力到底来自哪里。根据公司年报显示,2009年—2022年,爱尔眼科的营业收入从6.06亿元增至161.1亿元,平均增长率接近30%;净利润从0.92亿元增长至25.24亿元,平均增长率超过了30%;14年来,毛利率从来没有低于过44%,平均数字几近50%。2023年半年报显示,上半年爱尔眼科实现门诊量726.95万人次,同比增长31.19%;实现营业收入102.52亿元,同比增长26.45%;归母净利润为17.12亿元,同比增长32.61%。陈邦曾骄傲地表示,爱尔眼科“20年累计服务患者上亿人次。”根据企查查搜索显示,截至2009年10月30日,全国名称中含有“眼科医院”的民营企业仅有300余家,而且大部分为配镜店。也是在这一天,已经成立6年的爱尔眼科登陆A股,成为创业板首批28只“元老股”中的一员。根据企查查搜索,截至今天,全国名称中含有“眼科医院”的民营企业已经超过3000家。A股眼科类上市公司也已经有了5家。但在2023年前三季度,华厦眼科营收为31.03亿元、普瑞眼科营收为21.66亿元,何氏眼科营收为9.44亿元,光正眼科营收为8.27亿元。四家公司加起来,不足爱尔眼科营收的一半。净利润方面,华厦眼科、普瑞眼科、何氏眼科和光正眼科的净利润分别为5.57亿元、3.17亿元、0.99亿元、0.1亿元,仅为爱尔眼科的30%。陈邦始终牢牢把持着“眼科医院之王”的位置,能打败他的只有陈邦自己。02 两种隐忧多年以来,陈邦所遭遇的危机局面并不多,主要是两个方面。第一是经营的合规性。由于各地医院管理人员能力、水平不同,在具体的经营和实际操作中,难免出现一些不合规的情况,甚至有些竞争对手会去努力抓住这些“机会”,制造舆论。比如,根据市场监管总局网站公布的《2019年第一批典型虚假违法广告案件》显示,河南许昌爱尔眼科医院有限公司发布相关的医疗广告,违反了《广告法》相关规定,被许昌市工商行政管理局魏都分局作出行政处罚,责令停止发布违法广告,并处罚款10万元。2021年6月17日,衡水爱尔眼科医院有限公司因“通过医生介绍患者,按手术费用一定比例转账给推荐医生”,被衡水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罚款19万元。而其中最严重、对爱尔眼科造成实际情况最为明显的,就是“艾芬事件”,身为专职医生的艾芬对爱尔眼科进行质疑,在公众眼中具有一定的权威性。但最终根据法院的判决,事实的情况是艾芬侵害了爱尔眼科医生王勇的个人名誉。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艾芬向王勇赔礼道歉。艾芬也在微博中发布了致歉声明。另外在资本市场层面,持续不断的收购体外医院,所带了一些商誉隐患。如果说合规是经营层面的痛点,那基金并购模式就属于战略层面的先天困扰。何为基金并购模式?简单来说就是设立一个专门的基金,爱尔眼科会出10%左右的资金,其余的90%则由金融机构、金融公司和个人等出资,设立基金的目标主要是为了孵化上市公司体外的新医院。一般来说,并购基金旗下会有许多等待孵化的医院,这些医院一旦达到了盈亏平衡点,爱尔眼科会出资从并购基金买下即将盈利的资产,而没有达到盈亏平衡点的公司,则继续留在基金中持续孵化。这样操作的好处在于,爱尔眼科能以较少的资金撬动大批量的医院进行孵化,不断为爱尔眼科在全国范围内开疆扩土。过去多年爱尔眼科的繁荣,也证实了这个模式大获成功。其中的弊端在于,爱尔眼科为了基金中各方LP的利益,往往会溢价收购,就会源源不断地产生商誉。2009年,爱尔眼科商誉仅为500万。到2022年12月31日,商誉数字已经高达54.6亿元。这个增幅远超爱尔眼科营收和利润的增速。根据爱尔眼科中报显示,截至2023年6月30日,公司境内医院229家,门诊部168家。海外已布局124家眼科中心及诊所,逐渐形成覆盖全球的医疗服务网络。这些医院和门诊部进入资本市场所堆积起来的商誉值,已经成为爱尔眼科投资者眼中的“心腹大患”。其结果就是,爱尔眼科的业绩数字依旧每年持续稳健,但二级市场投资者变得比以往警惕。今年三季度,其机构持仓家数仅为199家,达到了5年以来三季度最低。爱尔眼科的股价也在2021年的高点之后,持续回调一半有余。2023年10月胡润研究院公布了本年度最新版的《2023胡润百富榜》中,陈邦虽然以800亿元的身价位列全国第40名,蝉联湖南首富,但财富较去年同期减少了150亿元,全国排名下降4位。不过这对于陈邦来说甚至连人生小坎都算不上,毕竟他经过的大风大浪实在是太多了。03 起落人生在38岁创办爱尔眼科之前,陈邦的人生可谓是充满了大起大落。陈邦出生在军人家庭,高中毕业后,他就追随父辈的脚步参军入伍。1985年,由于在部队表现优异,他被组织推荐到成都读军校。这是他人生的第一次重大机遇。然而在入学体检时,陈邦居然被查出患有眼科疾病——红绿色盲。后来眼科医院之王患有眼疾,是命运的一次玩笑,也是命运中的一丝注定。之后陈邦黯然退伍。他做过很多职业,其中最成功的莫过于1990年前往海南淘金,和当时还没什么市场知名度的椰树牌椰汁的结缘。那时的陈邦拿下了椰树椰汁湖南地区的代理权,很快受到消费者的追捧。20多岁的陈邦因此赚得盆满钵满,少年得志的他开大奔,住五星级酒店。陈邦随后开始投资海南房地产,结果几年后泡沫崩盘,以至于他后来投身眼科事业的时候,启动资金也只有几万块钱而已。不过也就是这几万块钱,让陈邦终于找到了属于他最长久的商业帝国。经历过大风大浪的陈邦,也敏锐地察觉到了如今的爱尔眼科种种隐忧的源头所在:扩张过快而带来的良莠不齐。2022年春节之前,陈邦给全体员工书写了一封内部信。在信中陈邦这样反思:整个爱尔在高速发展的过程中是否遗留下了诸多问题?我们在跑步前进的同时,是否忽略了细节的管控?部分管理人员水平参差不齐,医疗人才的成长速度相对滞后,以患者满意度为核心的服务体系不够健全,系统管理能力与发展速度不相匹配。陈邦表示,“从即日起,爱尔将全面拥抱社会监督。”对于以往爱尔眼科的19年发展,陈邦说只能打70分,显然这是一个偏低的数字,是一种谦虚,也是对爱尔眼科持续前行的一种鞭策。如今又到年末。已经20岁的爱尔,在陈邦眼中的成绩,是否已经有些提高了呢?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最新资讯